行业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钢铁企业度寒冬:亏损减员降薪成行业常态

钢铁企业度寒冬:亏损减员降薪成行业常态

      对于几年前就进入寒冬状态的中国钢铁企业而言,他们并未等来春天。面对持续数月钢价的“没有最低,只有更低”,钢企们已经切身感受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机。
亏损、减员、降薪成了钢铁行业的常态。当务之急是活下去,谁能挺过去也许就能等来春天,只是,谁也无法预计春天何时才能到来。

亏损

      11月13日,北京地区螺纹钢HRB400 20MM的价格是1830元/吨,而这一价格在3月23日还是2510元/吨。
      钢价跌至20年的低位已经不再新鲜,只是持续几个月的下跌让钢企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以前也是情况不好,但是亏两三个月市场就有些反弹,加上矿石成本降低,还是能够改变盈利状况的。”东北某大型民营钢厂负责人吴军(化名)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可是连续半年多一直下跌,我们的资金越来越紧张,生存压力也就越来越大。”
       今年6月中旬,吴军所在的钢厂还是有盈利的。5个月后,情况变成“已经连续亏损3个月了”。而上市钢企三季度的哀鸿遍野则反映出行业更大范围的困境。
      重庆钢铁(3.41, -0.08, -2.29%)“由于钢材价格创出新低,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亏损额达到32亿元,亏损幅度比去年同期增加一倍。”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也同比下降了近三成。
       两年内重庆钢铁频繁更换高管,但都没能帮助企业走出危机。其间重庆钢铁先后抛出近50亿元的定增方案,半数以上用来还债。
10月,南京钢铁作出领导班子的重大调整,新任董事长黄一新表示,钢铁企业已经进入生死存亡的关键性新阶段,“要重新定位企业发展方向,打胜生存保卫战”。背后的数据则是,前三季度南钢股份(3.46, -0.16, -4.42%)营收降低15.85%,净利润大幅下滑334.34%。
       此外,华菱钢铁(3.07, -0.07, -2.23%)、鞍钢股份(4.93, -0.10, -1.99%)、首钢股份(3.75, -0.10, -2.60%)等多家钢企都处于亏损状态。更令人震惊的是,中国钢铁行业龙头宝钢也未能幸免。
       宝钢2015三季报显示,第三季度实现净利润为-9.205亿元,这是继2012年四季度以来,宝钢股份(5.79, -0.13, -2.20%)又一次出现季度亏损。
       其实宝钢对行业的现状早有预期。在今年7月29日《宝钢日报》头版便刊登了题为《为生存而战》的文章。
       中钢协前三个季度钢铁行业数据显示,今年1-9月,全国大中型钢企销售收入2.24万亿元,同比下降两成,亏损总额281.22亿元,其中主业亏损552.71亿元。
       在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看来,和以前更多的是生产普通中低端产品的企业亏损相比,“目前是全行业的大面积亏损。”他对新金融观察记者分析。
       实际上,从2010年秋天开始中国钢铁行业就已经进入了寒冬,但徐向春认为:“和那个时候相比现在是最困难的,但是和以后相比现在是不是最困难的还不敢说。”

降本

      11月8日,立冬。对于出生在北方的安强(化名)而言并非冷到挨不过去,只是他心里不怎么好受。因为本该在10月23日就发的奖金,安强等到次月的8日还没有动静。
      11月9日,安强终于拿到了晚了整整17天的奖金,本该松一口气,但“降了300元”的事实让他越发担心。
      “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进入这个钢厂,从生产到库存到销售都做过了,经历过最辉煌的时期。”安强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
       安强所在的企业是其所在省份首屈一指的国有钢铁企业,但如今为了减少损失,不得不从内部开始降低成本。“奖金每个月都是上下浮动的,但是一下少300元就不正常了。”据他回忆,即使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也没有一次性减少这么多奖金。
尤其是这回奖金推迟了这么久才发,“让我们切实感到危机了,现在私下里讨论最多的就是企业还能撑多久。”他说。现实一些,“10个人就有8个想着找出路挣钱了”。
      对奖金的降低,公司唯一的说法就是效益不好。在更细节的方面,“公司的劳保用品以前是人手一份,现在是三人一份,而且必须以旧换新”。这样的规定从今年10月份就开始实施。
      对一些经营状况较好的民营企业而言,虽然还没到降薪裁员的地步,但竭尽全力节约生产成本也成了重中之重。
      日照钢铁,这个山东最强的民营钢铁企业也开始勒紧裤腰带。10月12日,网上流传出一份名为《日钢将倒闭老板很着急》的文章,里面提到在生产方面要如何节约成本,细致到洒水车多久洒一次水、什么样的外包任务以后需要自己完成等内容。
      对此,日钢一位中层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那是一次生产部门的会议纪要,但是中间有很多添油加醋的地方。”庆幸的是,日钢还没有降工资。
     但对于这位跑销售的中层而言,他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现在出差多了,经常都是在客户所在的城市,行情好的时候打个电话就能解决的现在必须当面谈。”当然,离客户越近能够提供的服务也会越好。

增减

       产能过剩一直是困扰中国钢铁行业的一大顽疾,虽然减少产能已经说了这么多年,但从实际的结果来看收效甚微。
       在环境日趋恶化的情况下,总会有企业先倒下,这或许也成为“大家都不减产”的代价。
       曾经是山西省规模最大民营企业的海鑫钢铁,由于受产能过剩、市场不景气、金融部门抽贷以及内部管理等多重因素影响,已经于去年3月19日全面停产。2014年6月11日,其正式向政府申请破产重整。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1月12日正式裁定受理了海鑫集团重整申请。
       最近倒下的还有杭州钢铁。10月23日,杭州钢铁发布公告宣布公司位于半山生产基地的钢铁生产将在年底关停。据了解,该生产线产能大约在400万吨左右。
       据杭州钢铁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72.91亿元,同比减少36.5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09亿元,同比由盈转亏。
       一边有撑不住逃离的,一边也有信心满满的新产能跟上。
11月11日,大冶特钢(10.99, -0.15, -1.35%)宣布于2014年6月投资建设的优质特殊合金钢棒材生产线工程项目正式投产,项目预算总投资额11.05亿元,设计年产90万吨圆钢。
       10月初,湖北省咸宁市嘉鱼县的金盛兰冶金项目顺利试产,一期生产线日规划生产能力4000吨,试产后每日可生产2000吨建筑用钢。
       不可否认,特钢品种的品质是有提升空间的,总体情况过剩不算太严重,高品质的产品还是有市场。但普通钢材方面如果再增加产能,市场供大于求的情况会更加严重。
       徐向春在《经济新常态钢铁大调整》报告中指出,当前钢材产能化解甚微,新增产能超出预期,其中包括宝钢湛江的1000万吨和武钢防城港的920万吨等项目,未来两年预计增加7827万吨产能。当然,这其中包含了部分与淘汰落后置换的产能。
控制产量依然是解决问题的主要方法,但要让企业减产或停产则是难上加难。
       重庆钢铁公司董事会秘书游晓安就曾对媒体表示,虽然产能过剩,但炼钢的高炉生产线不敢停运,因为一旦停运,锅炉、管道就会报废,损失以亿元计。
       更重要的是,银行不会希望钢厂停产,“不停产就有现金流,还能还贷款,如果停产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吴军说。
       中钢协常务副会长朱继民在10月底的发布会上表示,从2010年至今国家有关部门先后出台了20个淘汰落后产能、引导产能退出的政策措施,也淘汰了一部分落后产能,但是对于整体产能而言并没有减少。

出路

       与实体钢厂的困境相比,互联网上交易的火爆给行业带去了一丝亮点。今年开始,无论是以撮合交易为主的第三方网络平台还是各大钢厂自己的电商平台都成为行业热议的焦点。
       10月21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在出席第十届中国钢铁年会时就表示,互联网正在为钢铁业转型提供机遇和途径,“中国钢铁行业庞大存量资产以及产业链流程长的特征,为提升和改善行业资源配置留下了巨大的空间,互联网技术在钢铁产业链的全面应用将重置传统的资源配置模式,这能够加快低效资产的退出,有助于缓解产能过剩的危机”。
       不可否认,电商的出现让钢铁行业整个产业链的结构发生了变化,提高了效率。“在效率提高后,企业的竞争力就会有所提高。”徐向春说。
       但电商也仅是给钢厂提供了多一种的销售方式而已,在产能不减少、需求无亮点的情况下,困境依然会存在。毕竟,产能过剩是行业早就面临的问题,只是因为交易改在互联网上大家就会自觉地抑制产能,这样的可能性并不大。而据国际钢铁协会预计,今年的中国钢铁需求会下降3.5%,明年可能继续下降2%。
      在徐向春看来,关键还是如何化解过剩产能,“无论是国内压缩产能还是将产能转移到国外都可以,同时提高产品质量、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方方面面都需要改变”。
      根据其他国家的经验,钢铁行业都会经过一个痛苦的减产和重组过程。无论是美国、日本还是欧洲,都曾经出现产量下滑、就业人数下降的情况。
      公开资料显示,英国钢铁工人人数在1974-1984年十年间从近20万人下降到不足7万人,下跌65%。曾经在1870年占世界钢产量近40%的英国钢铁业,1980年产量仅占世界总产量的2.7%。
      当然,要达到这样的结果也是有条件的。最好也是损失最小的办法便是随着国家经济的转型,能够有其他产业发展起来代替现有的过剩企业,无论从经济规模还是能够提供的就业人数等方面。
      虽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想在中短期化解掉过剩的钢铁产能不太现实,但钢铁毕竟是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行业,“一个国家的经济要发展没有钢铁产业的健康发展是不行的”。徐向春坚信未来一定会从更高的层面改变目前的状况。
      根据欧洲产能压缩的经验,政府开始的做法是为了不让企业倒下,给还存在的企业进行补贴,当发现这个办法行不通的时候,开始改变策略。“改为对退出的企业进行补贴和支持,这样会让倒下的企业在破产和裁员的过程中痛苦少一些。”徐向春介绍。       最后的结果是,情况不好的企业卖的卖,关的关,过剩的产能慢慢地退出。
      或许,中国的钢铁行业也要经历那样一个过程才能够浴火重生,只是路还很远。

版权所有    广东新供销天保再生资源集团       粤ICP备14003958号-1 Designed by Wanhu